駐馬店市情網

驛城區 | 確山縣 | 上蔡縣 | 遂平縣 | 西平縣 | 汝南縣 | 平輿縣 | 正陽縣 | 泌陽縣 | 新蔡縣
當前位置: 駐馬店市情網 > 歷史 > 文史探秘 >

上山下鄉系列(3):上山下鄉第一年(1968.11—1969.11)

時間:2016-07-27 17:58來源:http://www.cocaney.com 作者:徐則挺 點擊:
1969年11月14日夜晚,準確地說,是從晚上10點到次日早晨5點,在信陽市王家胡同二號我的一位信高校友的家里,我一口氣寫下了這篇9千多字的札記(即《上山下鄉第一年》),同時消耗了兩盒百花牌香煙(當時每盒售價0.18元)。 今天,如果全文照錄這篇紙頁泛黃的

    1969年11月14日夜晚,準確地說,是從晚上10點到次日早晨5點,在信陽市王家胡同二號我的一位信高校友的家里,我一口氣寫下了這篇9千多字的札記(即《上山下鄉第一年》),同時消耗了兩盒百花牌香煙(當時每盒售價0.18元)。
  今天,如果全文照錄這篇紙頁泛黃的札記,其中有許多口號和提法一定會給讀者帶來極為荒唐的感覺,就象傳統戲里的人物帶著一整套行頭和濃彩繪就的臉譜走下舞臺,在大街上招搖過市。因此,適當地作些刪節是必要的。凡是需要添加說明的地方,以按語形式置于括弧里。

    可以把這篇札記看作是一塊歷史的碎片,就象一塊往古的陶片一樣,或許會有某種意義。作為故事的主人公,我一方面為自己當時的無知和偏執而羞愧,一方面為自己那時的真誠和熱情所震撼。那時,我剛剛二十歲!

 

——作者附記

    1998年9月27日一九六八年十一月。

 

    震撼世界的紅衛兵革命運動,在毛主席的偉大統帥下推進到更廣闊、更深刻的新階段。成千上萬的紅衛兵戰士奔上了工農兵相結合的光輝道路。我就是在這個偉大的洪流中,高興地來到了農村,決心在農村“三大革命運動”(按:系指階級斗爭、生產斗爭和科學實驗。)中好好接受貧下中農的再教育,徹底改造世界觀,為建設社會主義新農村流汗出力。
  十一月十九日,我們一行十一人(其中四位男生,七位女生,分別來自信陽一高和信陽三中)來到商城縣雙鋪公社仙橋大隊謝灣生產隊插隊落戶。至今整整一年了。這一年,僅僅是與工農結合的一個短暫的開端,但是,這一年是在農村兩個階段、兩條道路、兩條路線的斗爭中度過的。(按:那時,“極左”的階級斗爭理論極大地影響了我們的思想。)
 
不平靜的山村
  那天細雨蒙蒙,社員們挑著我們的行李,沿著十幾里崎嶇的山路,把我們從公社接回到謝家灣。迎接我們的是許多驚異的、陌生的目光,他們遠遠地一望,又都操勞各自的事情去了。(按:那里是深山區,當時群眾的經濟生活、文化生活都比較落后,醫療條件也很差,不少人生著禿瘡也不愿花錢治療。我們曾自費設置了一個小藥箱,幫當地群眾排除一些簡單的病痛。當時完全沒有意識到那是“非法行醫”。)
  我們被安排到隊長劉關堯家吃飯,暫在大隊部騰出的幾間房子里住宿。
  剛到新天地里的年輕人,我們飽滿的戰斗熱情并沒有為眼前的冷清局面受到挫折。我們剛剛接觸到這里的山水草木,對這里復雜的人事關系還一無所知。
  在謝家灣安營下寨的第一個夜晚,我們在油燈下圍攏在一起,打開《毛主席語錄》,(按:當時,《毛主席語錄》人手一冊,每次聚會,都要先學上幾條乃至十幾條、幾十條。)開始了熱烈的討論,制訂著青年組的戰斗規劃。我們意識到,新的征程已在腳下展開了。
  但是,剛剛過了幾天,一連串兒的“為什么”在我們腦子里打開架了。
  為什么這里開社員會,老是講“工分”、“吃飯”,從來不講為革命種田?
  為什么這里一直沒有開展學習毛主席著作的活動?
  為什么這里的人在勞動中公開宣揚“人不為己,天誅地滅”這樣骯臟透頂的人生哲學?
  為什么每次開會時,那些隊干部都要鬧嚷一番,說“不干啦!誰愿干誰是黑驢熊!”等等。
  為什么設在這里的大隊革委會整天不見抓工作?他們在干什么?
  這些問題引起了我們的思考。(按:現在想來,這些“為什么”的產生,是源于用“大寨”的模式來對照仙橋大隊的情況,那當然會感到仙橋大隊冷冷清清,政治空氣不高漲。經驗證明,用政治空談來干預農民生活,影響農民生活是極為困難的。)

    事隔幾天,那個叫做劉關堯的“獨眼龍”隊長,公開向我們宣布:“隊里的事兒你們不要插手,你們是來接受再教育的。”劉關堯還嘻皮笑臉地對我們說:“你們下來是鍛煉的,要不兩年就要回城。我給你們算好了,你們這些女同學,兩年不到就會走光!”不少社員也這樣對我們說。他們為什么口徑這么一致?我們說:“不,我們是來安家落戶,干一輩子的,我們要和你們一塊兒,把謝家灣建設得更好。”他們搖搖頭,表示不以為然。(按:事隔三十年,我們不得不承認,農民是真正的聰明人和預言家。知青的命運完全是他們算定了的。然而,最大的悲劇在于,在當年的下鄉知青中,確有相當一些人是打算扎根農村,滾一身泥巴,煉一顆紅心的。這一部分知青由于作了長期扎根農村的準備,所以對農村事務的介入也就會更多,更深一些,這就引發了他們和當地農民的矛盾。)

    這件事給我們的震動很大。為什么不讓我們插手隊里的事情?難道我們不是這里的新社員嗎?況且,我們還沒來得及插手什么。我們剛到農村,他們怎么就算定我們要走?

    我們要弄清這個謎,我們開始注意劉關堯這個角色。我們遵照毛主席關于“要注重調查”的教導,到社員中間,訪貧問苦,請貧下中農憶苦思甜,對他們進行階級教育,一面調查隊里的階級斗爭歷史和劉關堯等人的情況。

    事情并不象我們設想的那么容易。幾天的活動一無所獲。社員們個個不急開口。談起舊社會也是三言兩語,幾句淡話。我們想,這大概是因為我們下來不久,互相之間缺乏了解,所以他們不愿談心里話。就決定先逐漸熟悉一下,慢慢再作調查。

    這些日子,除了劉關堯,到我們青年組最勤的是家住謝家灣的大隊革委委員徐有生。徐有生負責給我們購置生產、生活用具,還經常給我們編一些筷籠、籃子之類的竹器。(按:我們還從他那里學會了打草鞋,擰“草要”。)我們大家都感到徐有生還不錯。他私下里還向我們介紹了一些情況。他告訴我們:劉關堯1945年參加過“三青團”,解放前上過商城簡師,是全謝家灣的一號秀才;解放后1957年當過鄉財糧干事,因貪污被判處勞改半年,出獄后,他的學友楊XX(曾任區委書記,后因現行反革命罪被捕)把他安插到三里坪青年林場當秘書,由于亂搞男女關系,貪污盜竊,又被捕判刑一年。

    徐有生的介紹使我們大吃一驚,原來這里的階級斗爭如此嚴重,F實的階級斗爭給我們上了重要的一課,也對我們發生了極大的吸引力。(按:當時,習慣于把一切事情都往階級斗爭上靠,今天看來,許多事情離真正的階級斗爭是很遠的。)

    后來,我們通過給社員聊天,進一步了解到:謝家灣很早就是個“老大難”,是個壞人當道、好人受氣的地方。這個生產隊的隊長,凡是壯年人,誰都當過,但誰也當不好。曾經有一年,整整一年沒有隊長。后來,劉關堯靠自己的一肚子“學問”,加上拜把子,拉宗派的一幫子勢力,混上了隊長,一直干到現在。無產階級文化大革命已經搞了三年,竟然沒有觸動劉關堯的一根毫毛,他安然無恙地占據著隊長崗位。
  
 “家庭”里的不和
  面對謝家灣的階級斗爭現實,我們應當怎么辦?在這個問題上,“青年之家”里發生了原則性的分歧。當時,社會上和知識青年中流行著這樣一些說法:“少管閑事多勞動,領取鑒定早回城”,“好好接受再教育,農村的事兒少管”,“得罪了社員,拿不到好鑒定”等等。這類說法象一陣陣毒風迷霧,使我們青年組的一些同志神魂顛倒起來。他們避開階級斗爭的嚴重現實,把全部精力用在和農民搞好關系。他們的行動證明,在上山下鄉的巨大潮流面前,他們無力抗御,只好到農村來,但并不準備在農村扎根。我和另外一些朋友卻不是這樣想的。

    深夜。除了小河的流水,人們跳動的心臟,也許一切都進入夢鄉了?墒,這群知識青年胸中的烈火卻越燒越旺。他們又一次聚集在小油燈下,展開了熱烈的討論。

    “什么城市、鄉村?社會主義的進程,必然要消滅城鄉差別,即使在目前,祖國的哪一寸土地不是先輩用鮮血和生命從敵人手里奪回來的?我們沒有理由不用辛勤的勞動把她建設得更美麗?”

    “什么‘少管閑事’?我們是廣闊天地的新農民,新主人,這里的一切都是我們份內的事,我們不能不管!”

    “毛主席號召全國學大寨,普及大寨經驗,我們就要樹立干一輩子的決心,把這里變成大寨式的新農村!”

    你一言,我一語,指點江山,激揚文字。多么激動人心的場景啊!(按:當年知青中理想主義和現實主義的區別在今天看來已恍如隔世。)

    青年組內部的思想分歧帶來了不良的后果,青年組生活上的許多具體問題被擱置下來了。劉關堯要看看我們究竟有多大能耐。我們剛下農村,菜還沒有種起來,社員們也不經常送菜了,我們只好吃些鹽水沖白飯。上級發放的安置費是不能負擔吃菜費用的。

    有一天,我們吃了三頓白飯。社員們完全停止了送菜。大家都為此著急,著急的不光是沒菜吃,還有和社員的關系問題。第二天,劉關堯端來一盆又臭又爛、長了很厚霉醭的咸菜。我們以為這是故意為難,火上澆油,就把那盆爛菜倒在豬食盆里子。

    這一下被劉關堯抓住了把柄。大隊革委為此事開了一個“憶苦思甜會”。會上,劉關堯、彭啟德大訴其苦。一直沉默的彭其德一反常態,和劉關堯一唱一和,攻擊我們“忘本”了,“沒有貧下中農感情”等等,讓我們“向全體社員作檢查”。青年組的一些同學為了討好劉關堯,也承認自己“犯罪”了,表示要寫公開檢查。

    青年組里熱衷于和劉關堯搞關系的幾位同學,整天不參加組里的“天天讀”學習,也不干青年組里養豬、種菜、打柴等家務事。(按:“天天讀”是當時流行的一種政治學習制度,即每天都要拿出一定時間學習毛主席著作等。除了“天天讀”之外,還有“早請示”、“晚匯報”、“辦三件大事”等現代迷信的把戲。)這幾位同學用自己的行動向劉關堯們表白:我們和他們幾個人不一樣,我們可是沒打算在這兒扎根,也不想打擾你們,我們捏著鼻子混上個鑒定就走啊!(按:后來的事實和歷史的證明,這些同學的想法和做法是明智的。)
  
山區生活和水田勞作
  仙橋大隊以當地山上有“仙人橋”一景而得名。這里自然景色秀麗,山上植被很豐茂,但大樹不多,據社員們說大樹在1958年大煉鋼鐵時砍掉了。山上主要的樹種是馬尾松和栗子樹。我們很快就學會了上山砍柴,用稻草繩把柴捆起來,用兩頭帶有鐵銃的扁擔(當地叫肩擔)把柴挑下山?吹缴鐔T們能赤腳在山路上走路,我也脫掉鞋子鍛煉,腳上很快磨出一層繭子,踩在小砂粒上也就不覺得疼了。冬天來了,我們跟著社員上山刨樹根。用樹根烤火取暖比較耐燒。

    1968年冬天很冷,雪下得很厚,還下了好幾場“油光凌”。(按:“油光凌”是凍雨,下時是雨,落到樹上、房上就成了冰。)“油光凌”給滿山遍野的樹木鑲上了無數顆珍珠,造就出奇麗無比的景色,但卻給在此越冬的仙鶴帶來了災難。“油光凌”把它們的翅膀和羽毛凍結在一起,使它們飛不起來,又使它們無處覓食。有一天,我在山澗里拾到一只灰色的仙鶴,它雖然活著卻只能飛出幾步之遙。我把它送給了徐有生的小兒子。老社員說,可以用它的羽毛做一把扇子。

    這里唯一的運輸工具就是人的肩膀。擔柴、送肥、收打莊稼,全靠兩個肩膀。最要本事的就是挑稻捆,無論有多遠的路,都不能停下來休息,要一口氣挑到稻場上。原因有兩條:一,這里的田間小路一般只有尺把寬,根本放不下稻捆;二,稻捆子挑到肩上,都是稻穗朝下,如果放下來休息,會造成稻谷脫落。我們很快就適應了這里的水田勞作,挑起一百多斤重的稻捆,不僅能一口氣走幾里山路,還能登梯爬到稻垛頂上。在天氣不好的時候,常常要直接把稻捆送到垛頂上。相比之下,插秧就比較難學,無論如何下力氣,都比不過老社員,沒他們插得快,也沒他們插得直,插得均勻。插秧時節是—年之中最忙的時候,每天都要起早貪黑。飯食也由平時的“兩稀一干”變成了“一稀兩干”。為了補充營養,我們從老鄉家里買一些雞蛋回來(按:當時當地的雞蛋價格是6分錢一枚),做成蒸蛋糕,用來當菜吃。很少看電影,大約每年可以看l一2次。(按:謝家灣只有一戶成份“高”的,記得是破落富農,一個老太大帶著三個兒子,三個兒子都已長大成人,最小的也二十五歲以上,可是都娶不下媳婦。更可悲的是,公社和大隊每次組織地、富、反、壞、右分子參加義務勞動,隊里都讓這家的三個兒子去,輪到這里演電影,也由這家的三個兒子去公社或其他大隊挑電影機。當時這類子女被稱為“可教子女”即“可以教育好的子女”。對這家三個兒子的遭遇既感到同情,又暗暗地為他們感到不平和委屈。不過,沒處去講理。連他們自己也只好認命。)
  
農村斗批改
  《河南日報》1969年元月21日發表了題為《集中力量、突出重點,抓好農村斗批改》的社論。讀到這篇社論,我們是多么歡欣鼓舞啊!我們想,這一次,階級敵人的末日來臨了,我們要和貧下中農一起,在斗爭中貢獻一份力量。不久,上級把仙橋大隊定為“文化大革命沒有搞好的大隊”,要徹底整頓領導班子。聽到這個消息,我們很高興,感到有奔頭了。

    一連下了幾天大雪。我們頂風冒雪走遍了仙橋大隊的村村寨寨,走進貧下中農的草舍,傾聽他們介紹兩條路線斗爭的歷史,一字一句記在本子上。一個大雪紛飛的夜晚,我們踏著積雪登上一個最高的寨子,和幾戶老貧農促膝談到深夜,從群眾身上汲取了用不完的力量。當我們頂著寒風下山的時候,感到心里熱乎乎的,沒有一絲一毫的涼意。

    我們還利用業余時間和空閑時間,自己編寫了十幾個以農村斗批改為內容的文藝節目。不管天多么冷,我們一直堅持排練,時刻準備為貧下中農演出。

    這里的斗批改運動開始了。公社把大隊干部和一些貧下中農代表集中到公社辦學習班。學習班辦了一些日子,公社又向大隊派駐了貧下中農宣傳隊。在公社學習班里,我們青年組有一名代表發言說:“我們要積極參加斗批改,這是我們接受再教育的極好機會”。公社和大隊領導聽了十分震驚:“什么,你們要參加斗批改?斗批改和你們有啥關系?”似乎我們的想法很可笑。領導的態度讓我們渾身上下涼了大半截。

    后來,公社學習班送回來一個信兒,說斗批改勝利了,領導班子改組了。改組情況是:原班子11個人中,弄掉4個,留下7個。大隊主任由彭其德換為金祖發。小隊領導也換了,劉關堯換成了從大隊班子下來的徐有生。同學們說:看不出新班子和老班子有什么不同。一些貧下中農也不滿意,他們說:“這些家伙從來就是這樣,運動來了彎彎腰,運動過去一般高。”

    仙橋大隊的那棵樹搖了幾搖,落下幾片樹葉。

    春節期間,青年組的11個同學有4個回信陽市過節,留下的7個,將排練出的十幾個節目在全大隊七、八個村寨巡回演出了一遍兒。我們在雪地里演,貧下中農在雪地里看,深厚的無產階級感情鼓舞著我們簡單、粗糙的演出。每到一處,貧下中農都要留我們吃年飯。他們把我們看作他們的下一代,接班人。一位貧農老大爺說:“要不是毛主席的好領導,我們請也把你們請不來,你們即便是喝口茶,也要到我屋里坐會兒。”有的貧下中農對我們說:“我們謝家灣的階級斗爭很復雜,真正的貧下中農沒有幾戶。你們要看準方向,要頂得住!”聽到這些,我們中間的女同學流出了眼淚。我們共同感到:高天滾滾寒流急,大地微微暖氣吹。
  
故事的發展
  上山下鄉第一年,意味著我們度過春、夏、秋、冬這四個不同的季節。不管自然界的景色和氣候是明媚艷麗、銀裝素裹,或是冰封大地,酷熱難解,都沒有能夠影響這里階級斗爭的繼續,只是它時起時伏,時而激烈時而稍微平靜一些罷了。(按:極“左”的階級斗爭觀念鈍化了我們對自然界和人的世俗生活的感覺,使我們對自然界和人的正常情感淡漠。從這個意義說,我們荒廢了那些寶貴的時光。)

    那個下了臺的劉關堯,從他下臺的第一天起,就同他當隊長一樣神氣活現,誰也沒有動他一根毫毛。惱恨他的社員也只在他不在的時候罵他。(按:此人不久就因病死去。)

    被定為“死不改悔走資派”的彭其德,應該感到快慰和滿足,因為新班子同他的關系完全正;,新班子領導下的仙橋和他領導時沒有什么兩樣。

    徐有生原先對我們青年組不錯,他是文革前的大隊支書,這次大隊班子改組,把他貶到生產隊隊長這一級,使他心灰意冷。

關于我們青年組內的矛盾,無疑是人民內部矛盾,但現實不提供解決矛盾的條件,只有各行其是,靠事實的發展慢慢教育人。(按:歷史既然已經大大改變了中國,當然也同時改變了當年知青運動的方向。不過,那畢竟是一段青春時光,那其中包含著許多美好、寶貴的東西。作為身歷其境的過來人,自應理性、客觀地審視那一頁。)

 

 

(責任編輯:admin)
織夢二維碼生成器
頂一下
(1)
10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線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發表評論
請自覺遵守互聯網相關的政策法規,嚴禁發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動的言論。
評價:
表情:
用戶名: 驗證碼:點擊我更換圖片
欄目列表
推薦內容
  • 劉備與曹操三奪汝南城

    汝南素有天中之稱,古語云:“得天中者得天下!彼匀昴蠚v來成為兵家的必爭之地。...

  • 北齊古剎北泉寺 顏魯公殉國之地

    北泉寺位于駐馬店市西南5公里處,舊名叫天宮,后改樹佛寺,到唐朝時改名資福禪寺,宋...

  • “中”字的文化意蘊

    在中國傳統文化中,“中”是一個具有極為深厚文化意蘊的字。建筑學上的中軸對稱,中...

  • 駐馬店的千年白果樹

    銀杏樹是生物學名稱,在民間,叫它白果樹,因其果實呈白色。白果樹又叫公孫樹,從栽...

  • 源于駐馬店的戲曲故事

    駐馬店被喻為天中之地,歷史悠久,文化厚重,先后被中國民間文藝家協會命名為“中國...

  • 追尋孔子在駐馬店的足跡

    王太廣 陳傳龍 孔子一生辦學、傳授思想及學說,修《詩》、《書》,定《禮》、《樂》...

a片在线免费观看